合肥娱乐新闻,专属综合娱乐门户网站!分享最新娱乐新闻,明星图集,女性热点,社会话题等的最新内容。
当前位置:首页 > 音乐频道 > 正文
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1

来源:合肥娱乐新闻 2019-11-06 19:30:19
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1

  第三十六章 十八岁 撕裂的乐章
  泰隆小心翼翼地走进大厅,他的目光不偏不倚地望向前方。不够了解他的人或许会认为这样的举止不够谨慎,但在具备了敏锐洞察力的那些观察者眼中,泰隆显然早已掌握了四周的每样细节。
  然而,即便他此刻看来机警而专注,泰隆的心思却不在其中。他趋前走向一扇位於长廊尽头的宏伟大门,不带任何感情地凝视著它。他很清楚他此行的目的就在反思议厅之后的地方。里头等待著他的东西虽然棘手,但还不构成威胁。
  提刀在手,泰隆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。
  「你没有盟友,一切的杀戮都只为了生存。但你现在却像条拴了链子的狗一样,死命地追著这个失踪将军的足迹跑,为什麼?」
  召唤师自以为是的高傲嗓音掠过他耳际,却像一阵施了魔法的寒风欲要将他刺穿。泰隆抬头仰望著反思议厅深不见底的黑暗,他的双眼却又似比那黑暗更加无法望穿的深渊,虽它们是腥红色,但那深埋的血海就如在地狱里燃起的灼炎烈焰——

  —— 一股将一切都烧尽的复仇炽火。
  泰隆面无表情地望著黑夜铺天盖地而来,内心却不觉一笑,召唤师以为他惧怕黑暗麼?他反倒觉得自在。他轻轻叹了口气,但那仅於胸膛不足半吋的起伏。此时他意识到这程序尽管稍嫌麻烦,还是必须得回答召唤师的问题,於是,惜字如金的他无奈地开口:
  「我的追寻引我至此。」
  「你一向只为自己而战。」
  召唤师提高了音量,豪不客气地回道。
  「你为什麼要加入联盟,泰隆?」
  「为了杜.克卡奥将军。」他不厌其烦地重申。
  传闻反思议厅是揭开英雄们心底痛处的牢狱,他们在这里饱受内心折磨,然后狼狈不堪地走出大门。召唤师在方才唤起他茫茫心海中一幕嗜杀的起点,年幼的他杀了人,冷血地杀了自己的朋友,让那把钢刀第一次染上热腾腾的血浆,於此之后便展开他血海无涯的不归之途。
  然而,仅此而已麼?
  「正视自己内心的感觉如何?」状甚高傲的声响回荡在黑暗中。
  泰隆将情绪约束得很好,他自律地歛著满腹的杀意,他安静地聆听四周的动静,他忠实地重审他来此的缘由。

  抿著唇角,缓然地眨了一下眼皮,那血红色的眼珠在黑暗中晃荡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危险气息。原来,藏於兜帽下那冷若寒冰的面容才是将空气凝结的主因。
  正视内心的感觉,当然是——
  泰隆侧回了头,嘴角勾起令人不寒而栗的弧度。他知道这位口不忌言的召唤师就在那裏,像只躲在下水道的脏老鼠,自以为伪装得天衣无缝。
  殊不知他是影子,是你到哪都无法摆脱的影子。
  「……嗯?」
  鲜血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。
  「当然是,非常地令人不爽。」
  召唤师慌乱地掩著喉头上破笼而出的血花,深紫的召唤袍却还是被染成了红色。
  据闻战争学院里不存在真正的死亡,但此时的他却无法这样想。眼前的刺客神色自若地俯视著倒地挣扎的他,召唤师的视线愈来愈模糊,气力随奔泻而去的血流逐地减去,最后还是只能松开双手,绝望地看著那溅至空中的血花又降落到他面上。

  死亡的感觉,如何?
四川那家羊角风医院好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泰隆笑著给他答案。
  但是,泰隆的唇角也只上扬那麼一瞬间而已,在下一刻,倒地不起的召唤师像是变了个人似地收起了惊恐的面容,嘴角阴冷地弯了起来,在一片血泊之中缓缓地转过头来,面朝泰隆持续诡笑。泰隆机警地想退后一步,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,早先被施加的束缚魔法似乎又降临至他身上了。
  「……杀了召唤师可是重罪啊,泰隆。」是女性的声音。而在她发话的同时,召唤师的面孔也开始逐渐转变成另一张脸,过程令人毛骨悚然。
  女召唤师缓缓站了起来,手指轻轻一画,喉前的伤口立刻止住了血流,她晃了晃头,咖啡色的头发娟秀地落了下来,她微笑地看著泰隆,看著眼前虽然无法动弹却仍是异常冷静的他,她开口继续说道:
  「不过,你尚不算是联盟的英雄,我且不追究……」她伸手轻触泰隆的侧脸,一双褐色的眼瞳柔柔地直视著他,「……初次见面,泰隆。我是联盟高级议员维莎妮雅.寇尔弥耶。」
  听闻对方来头不小,泰隆却也只是漠然地盯著她,用相当不友善的眼神试探她的来意。
  「呵呵……像你们这样的英雄,哪个没有不可告人的过去呢?但为了弄清楚你们的目的,很抱歉,你必须诚实地告诉我,你为何要加入联盟,泰隆?」维莎妮雅再度抛出那沉重的问句,眼神严肃了起来。
  「我说过……」泰隆蹙起眉头,但面容并没有失去一贯的沉著与冰冷,

  「……为了杜.克卡奥将军。」
  「嗯?是这样麼?」她将手指轻勾在唇前,发出质疑的声调。
  维莎妮雅用彷佛能穿透一切的眼神注视著泰隆,那视线让他极为不舒服,形同被一阵刺骨的阴风扫过,她接著微笑说道:「没关系,就让我们看看吧——」
  蓦地,他看见自己的身子散出紫色柔光,发丝也逐渐飘了起来,眼前那双褐色眼睛眯著微微的弧度,彷佛在为他送行。那魔力使他身子一阵热一阵冷的,他死命地挣扎,但召唤师的法术却是怎样也无法脱开,甚至能明显感受出这与刚才那位召唤师的法术层级完全不同。
  下一刻,他感觉思绪渐地被拔起,汗毛直竖,心跳愈来愈快,彷佛整个人被绞进了一个漩涡之中,就要涣散。
  砰砰、砰砰……
  他拼命地狂奔著。
  砰砰、砰砰、砰砰……
  他的心跳何曾这麼快过?
  砰砰、砰砰、砰砰、砰砰……
  会不会是「那一天」呢?
  「该死的召唤师!!离我的脑子远一点——!!!」

  他痛扯著嗓门嘶吼,却没能阻止回忆涌入脑海。

  砰砰!砰砰!砰砰!砰砰——
  心跳声撞击著他的耳膜,他的意识险些被一股狂浪般的不安给冲垮,握著钢刀的手微微颤抖,分不清那究竟是握持的力道过重,还是抵不住恐惧的狂袭?
  泰隆身影如飞燕般闪跃於屋顶之上,踏凡之处皆不留足半秒,他卯足全力朝著「那个方向」冲去,剑刃斗篷的余影有如鹰鹫的尾羽呼啸而过。
  他的思绪狂乱、内心焦虑,他已经丧失一位刺客该有的冷静,只因每每朝那个方向迈进一步,就愈是印证了他内心的不安。
  映入他眼帘的是诺城上空被诡谲的绿色光芒穿透且亮照,但那并不是他与她数天前在弗雷尔卓德所见的极光。那光芒由地面冲往天空,并且有如火山灰般的毒雾向外扩散,让那发光的尘埃将夜空染绿。
  「嘶———」  「嘶———」  「嘶———」
  那是什麼?
  ……蛇嘶?
  阴冷的嘶嘶声穿梭在诺克萨斯的街头巷尾,但他完全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想那到底是什麼,他奋力向前冲刺,彷佛遭恶魔追赶的芒刺在背。
癫痫病如何才能治好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然而事情愈变愈糟,天空贯出一声低沉的雷鸣,乌云将下弦月藏起,竟在这大半夜里降下了冰冷的雨水。

  这黑暗变得更加黑暗,眼前原是辽阔的视野被从天而降的水幕模糊了,好似一幅夜景画被无情地晕开。
  雨水浸湿他的斗篷,那负担逐渐沉重,重得他再也无法维持跳跃的速度与力道,只得降至街道奔跑。是这场雨在阻止他麼?他咬牙,刺客灵敏的感知与行动力在雨中竟毫无用武之地。
  此时他也难以辨别那响荡在耳际的声音究竟是雨水还是蛇嘶。但正确来说,那些声音其实只称得上是这绝望交响曲的伴奏罢了。他狂乱而忐忑的心跳无疑是壮声击鼓的主旋律,噗通、噗通……雨水的淅沥声宛如沙铃似的伴音,至於那近乎要湮灭在雨声之中的蛇嘶,则是低声轮响的鼓鸣,若有似无的波动,蛰伏於乐章的最底层,却最是能牵动人心。
  而那道划破长空、亮照诺城的闪电,磅礴,却同是最令人心碎的绝响。
  ……为何庄园外原该有重兵把守的大门竟没有半个人在?
  泰隆将左手倚在铁栅门上,试图整理紊乱的呼息,让自己冷静下来,可他终究失败了。因为无论他看得多仔细、确认了多少次,本应远挂在大庭的那盏灯火竟然消失了,就这麼消失了,宛如惨遭海啸灭顶的灯塔。

  但他明白自己不能丧失冷静,他收敛心绪,一甩钢刀上的雨水,毫不犹豫地往宅邸的方向奔去,沿途溅起的水花与剑刃披风交织著惶恐的奔腾,冰冷的雨水淋在他面上、刺进他眼里,像是试图阻挡他看见什麼景象?然而泰隆拒绝了它们的劝告。
  「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」
  一位士兵从二楼破窗落了下来,重摔在冷硬的地面上,发出巨大声响。他挣扎蠕动,面容极度狰狞,双手紧揪著自己的脖子,貌似难以呼吸。泰隆错愕地看著他,正要上前要关切,那人却就此没了气息。
  「究竟发生什麼……」他俯身查看这位士兵,只见他的皮肤逐渐化脓、腐烂、冒泡,并散出令人作呕的刺鼻味道。泰隆掩住口鼻,蹙眉且抬头望著那位士兵摔出的窗口,但大雨使他看不清里头的动静。
  无论如何……得先确认她的安全。泰隆心想。但心脏却不住地狂跳著,使他难以维持平时的冷静。即便他现在就站在宅府的正门口,裏头也隐约倒著好几具仆役的尸体,死状甚是凄惨,有的全身发紫、有的口吐白沫、有的像被利爪撕裂……但他仍必须进去。
  「嘶——」
  一声细微的蛇鸣由尸体间传出,他回身,在黑暗中定神一看,却看见某位女仆的尸身背部竟纠缠著无数条细小的毒蛇,他惊愕地冒出冷汗,也不管是不是该将它们通通砍死,只得消下声息,缓缓往长廊退了过去。

  这黑暗的长廊平时就算没点上壁烛,对他而言也是闭上眼也能行走般的熟悉。但此刻他却无法那麼做,深不见底的长廊倒散著仆役或士兵的尸体,他必须小心翼翼地行走才不会被绊倒。沿途所见,他们个个面色惊恐地断了气,不禁让他好奇他们生前究竟见到了什麼骇人的东西?
  将军的书房除了散落一地的器物与书本之外没有任何人,泰隆伏在门边观察无虞后又将头缩了回去。克卡奥将军呢?若能找到将军,一切都会有了头绪。而想必就算他方才不在宅府,将军也能在此时将卡西奥佩娅保护得很好吧……
  他歛起心绪,继武汉治癫痫医院哪家好续摸黑前进,弯入回梯,往卡西奥佩娅闺房的方向走去。
  二楼长廊尽头洒进刺眼的雷光,瞬间让他看见更惊悚的景象。
沈阳能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?fffff;" />  令他倒抽起冷气。
  一片血海。
  被撕裂得残缺不全的尸块四散在廊道上,但与其说是被撕裂,不如说是被不知名的力量炸开了,血肉之躯受到剧烈的冲击而破碎,鲜血溅上天花板,他几乎还听得见血花降至地面的滴答声。
  滴、答、滴、答……
  此刻外头的雷鸣竟比这血雨的声响还微弱,为什麼?
  砰砰、砰砰、砰砰……

  泰隆缓缓挪动脚步,踏上那淹满血水的长廊,全身的神经紧绷得有如旋至极端的弦线,再多就将断裂。斗篷下的尖刃缓缓在血河中拖曳著一道道长痕,它们低声呜咽,惯於饮血的利刃此刻并不如平时那般傲然,而是与它们的主人同样战战竞竞。
  血珠坠下,滴上他的兜帽,顺流至苍白的脸颊,彷如死魂的忠告,他们惨死、无一保有全尸,惟剩绽得漫天的红花告诫来者,低喃著千疮百孔的冤屈。
  而此时,那些残酷景象却更驱使他沉重的身躯前行,因他有不能驻足的理由。
  脸上未乾的雨水沾染腥红,同他的眼眸晃荡著看似无情却有情的波澜,似是心悬万千条钢索,彷佛他离那扇门愈近,那彭湃就愈是无可遏抑。
  房门像是被什麼给冲开,木片碎得一地,他站在没了房门的门口,望著一地的碎片与血肉,觉得自己好像不该往房内看,他害怕只要一转头,就会看见令他无法接受的情景。
  「爱……」
  「恨……」
  「爱……」
  「恨……」
  「嘻嘻嘻……」
  房内传来宛如被撕裂的嘶沙嗓音。

  他转过头去,正视著内室,看见令他浑身汗毛直竖的景象。
  一头混著人身与蛇尾的怪物,在黑暗中透出鲜黄色的眸光,它正将巨大的蛇尾紧紧缠绕在奄奄一息的杜.克卡奥将军身上,生著利爪的双手掐著他的脖子不放。顷刻泰隆惊愕得退了一步,钢靴挚出不可置信的声响。
  它立刻察觉了他的来到,伸出细舌像在嗅著来客的气味,放开了手中的猎物,逐渐转过身来。雷光再度从外头洒了进来,白光一瞬间亮照这令人绝望的黑暗,也照亮它嘶啃过无数血肉的面容
  他紧扯著所剩不多的理智,本能性地拉起钢刀,朝「它」砍了过去——
  ……她究竟在哪里?

(未完待续)

  • 上一篇:“启·创”清华大学创业人才培育计划启动
  • 下一篇:2014年春季学期清华全校性集中主题团日举行
  • 1.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,内容具合法性,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;

    2.文章内容并不代表八卦来了观点或立场,如有关于文章内容,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;

    相关推荐
    精彩看点
    排行榜
   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